栏目导航
   

天龙八部唯美电信暴雨梨花——且行且忘且回首

作者:传世sf一…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7-19 2:30:01

  职业:少林天龙峨眉武当逍遥天山明教丐帮星宿慕容世家图片推荐:装备套图游戏截图周边原创视频推荐:官方视频玩家创作热点:练级攻略赚钱攻略天外江湖介绍天外江湖攻略兵圣奇阵门派进阶经脉系统龙纹获得合成龙纹属性提升门派进阶时装城市产出资源抢夺战世族 "笑笑,莫非等急了"一眼望去,又是那熟悉的身影,白衣长衫,一叶纸扇,嘴角轻弯,那笑柔情似水,不染尘埃,眼中满是情意。不知梦中多少次重逢,亦是万分眷恋。 "暴哥哥,你又来晚喽"她欢快的向他跑去,他拥她入怀,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温暖,心中一丝甜蜜,只觉的此刻,心静了。若不是几日公务繁忙,他又怎会此刻来见,心中万分想念,终是想推去那身份,伴她左右,作对世间眷侣,却惜帮中事物繁多,自己身为帮主,怎好推辞,此刻心中又多了几分歉意,他知道她并不在意,却是无法释怀。他拂袖,指尖绕过她的发梢,挽起她的长发,轻轻一吻落下,"笑笑,我……"她扶手轻点,忙止住他的话"暴哥哥,莫要再言,你心中有我,笑笑便已知足了"他笑了,他知道这才是他想要的,漫天花雨,那一刻世间静了,似天仙入画,无人能打扰这份宁静。夜破碎了月,撒下一路支离破碎,很少有这么静的夜晚了,任从剑却辗转难眠,心中不安,似是要发生什么,起身,拿起桌上的美酒,为自己斟了一杯,转身望向窗外……苏州城外,幽静竹林中,一人影飞过,一身夜行衣,摘下面罩,眼中满是杀戮,转身扔给他一纸团"杀"。黑衣男子言"盟主下令此女必除之",任从剑没有多问,起身离去。任从剑的记忆排山倒海地涌进了脑海。半年前 苏州的春色,总是如此飘渺,远处雾色中的寂静,湖上未消的水汽映得当日的场景如梦似幻。那人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此人便是江湖追杀令中的铁衣寒,只是任从剑不曾想铁衣寒乃一女子。一个名门正派,一个邪门歪道,注定不会是匆匆路过,两人挥剑起招,几招过后,铁衣寒剑锋忽然一转,横里劈,竖里刺,越来越快,重剑发出呼呼的声音。好一个障眼法,忽然她抓住一个破绽,将剑一竖,胳膊一展,那把剑直直刺了出去!从剑急转身体,滴溜溜转了好几个圈子,腰上一痛,还是被擦伤了。他眼神一暗,抬棍将剑格开,手腕忽地一抖,快若寒光地一棍!打狗棒法直点铁衣寒握剑的手腕! 铁衣寒忽地将剑向上一抛,如同蛟龙一般飞向空中,她身体一纵,生生翻了好几个跟头,腰肢柔软得不可思议,猛然向后倾倒下去,那一剑擦着她的鼻尖刺了出去,她手指一张,九阴白骨爪,挡住转刺为劈的棍,只听"喀喀"几声,火花直蹦,她腰身一扭,传世sf一条龙从地上窜了起来,那把剑是如此粗犷冷酷,可是握在她手里却如同美人的眉一般婉约。铁衣寒容貌平淡,可是不知怎么的,战斗的时候居然无比柔媚,每一个动作都柔软到不可思议,仿佛砍,劈,刺的动作不是用来杀人,而是舞蹈一般。从剑与他斗了半日,胸口忽然一闷,脑中猛然发昏,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下去。他暗叫不好,如果再不快点解决,只怕要就此落败!他招式忽变,一个横扫乾坤,方才规矩中正的姿势猛然变得潇洒轻快,手腕一抖,却是一招降龙十八掌。铁衣寒见他变了招式,动作忽然加快,自己渐渐有些跟不上。她毕竟是个女子,提着沉重的重剑时间一长,劲舞团私服一条龙便有些吃不消了,眼看任动作越来越快,热血江湖开服一条龙手里的棍犹如游龙一般,银光闪闪,她抬手用剑去挡,谁知他的棍忽然向上用力一挑,她只觉手指一震,剑脱手而出,飞了老远落去地上。从剑趁此机棍锋轻轻一挑铁衣寒发髻,却见青丝如瀑布散落**。。从剑大吃一惊,方才顿悟,使得江湖腥风血雨,各帮派欲除之而后快的竟是一位女子。或怜悯,或同情,自那惊鸿一瞥,他给她起名为笑,她唤他暴哥哥;名字是一个人的代号,更是束缚一个人的咒语,自那惊鸿一瞥,从剑多次为她乱了章法四处树敌。笑的一生杀机弥漫,刺客杀手铺天盖地般笼罩,投毒,陷阱,暗杀……各大帮派诸多手段一一使出,从剑义无反顾陪着笑血雨腥风。 "我若不死,必竭尽全力保得你安全,绝不会让你先我而去。"从剑愿意倾尽自己为她开辟荆棘之路,愿意身陷屠戮中。这一刻呼吸间的清幽都是贪恋,时光静止,弹指间仿若永恒。那些杀戮与惨烈变得模糊不清,唯有耳边淡淡的呼吸与肩背上的温暖才是真实。想要就这样一生沉溺,不问红尘恩怨爱恨,不理世事白云苍狗,不羡人间花谢花开。或许,如此甚好,江湖如此,一念生,一念死,或好或坏的命运总在不经意的时间地点降临,前一瞬锦衣貂裘万人簇拥的显贵,很可能下一刻便成了残肢腐肉,风雨揉杂中被渐渐遗忘。名门正派之徒,邪门歪道之后,自然是不被武林中人所允许的。江湖,本就如此波谲云诡,腥风血雨。刀光剑影,残忍残酷却是造物主最好的消遣玩物。长相厮守却是遭逢大变,丐帮被四大门派围攻,惨遭屠戮,武林也再陷分裂局面,正是生死存亡之时,从剑急忙赶将回去,只盼能为丐帮出一份力。只是两人不知此一别且永恒。江南细雨缠绵,碧波轻点,荡去一丝涟漪,笑笑望向丐帮,她等了他好久,多少次在花海中回眸,身后都是空荡荡的,那白衫,那纸扇,如今又在何处。雨中的孤寂让她无法释怀,转身离去,或许不看,那心能平静些。几日的思念,忧愁,恐慌,让她如此憔悴。远处桃树下,一席白衫,墨色轻点,身旁一盏红妆,从剑摘下一朵桃花,为女子戴在发间,从剑嘴角轻弯,那笑柔情似水,不染尘埃,眼中满是情意。这情这景似是见过,如当初一般,只是那女子不再是她,这苦又有几人知晓?白首不离,生死相依,逆天改命,也要强行留在身边,绝不许彼此离去。不是约好了吗? 笑笑不忍再看,转身望着远处的孤山,一声长叹,天空中一点雨飘落,又下雨了,如那心伤,似那泪滴,点点落下,打湿了故人的心,浸透了故人的魂,丝丝凉意,侵蚀着心中的誓言,"待我一袭袈裟,许你相思放下"任从剑的誓言,字字割心,倾天覆地,难以消受。任从剑拂袖将那女子拥入怀中,一滴泪洒落,碎成无数,伴着微风,消散。笑笑全然不知几日前的那晚,从剑替她挡住了盟主的暴雨梨花针,此时从剑臂间的黑丝愈发浓重,不断蔓延,师傅说那毒无解,若不是从小习武,怕早已以毒火攻心,从剑自知时日不多,心中难舍那份眷恋,只是那人见了依旧要走的,每当那笑笑在丐帮门前凝望,他便静静的在远处望着她,何尝不想在那人身边,何尝不知那人的心伤,只是,他知道,不能。孤雁北飞,那鸣叫似是宣泄心中的孤寂,那花海中停留的女子,此时又在何处,那久别的笑声,是否还能想起,也许直到她魂魄散尽、尸骨腐烂。任从剑仍不会知道她在哪里。活着。还是死去。她从不求他会想起。但求能永世忘记。忘记任从剑最后给她的致命一剑 斩断心弦。一切烟消云散,只是那漫花下多了一矮孤坟,花开花落已无人知晓,半片花瓣飘落,伴着一丝血色,寂静着昨日的喧哗,随着那风,飘的很远很远。“网游防沉迷系统”使玩家流向私…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2010-2015 我要当GM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我要当GM网
    ☆ 建议使用:1024×768 分辨率 Windows2000 Internet Explorer V5.0 or higher ☆
    苏ICP备09005723号